2021年 2020年 2019年 2018年 2017年 2016年 2015年 2014年 2013年 2012年 2011年 2010年 2009年 2008年 08年前
个人简介 | 联系方式 | 银行帐号 | 社会活动 | 所获荣誉
当前位置:郑路迅书画工作室 > 网络培训 > 教学图文 >  
一花一叶总关情(哈利)
时间:2019-08-03 16:15 作者:哈利
与许多画友相比,我自觉不是一个真正的绘画爱好者。我看得多,画得少,有自己固执的审美情趣,但并没有能力形诸笔端,所谓“眼高手低”是也。我不是某个画家的粉丝,也从未想过要成为一个画家,却对当前纷繁复杂的绘画生态充满兴趣。应该说,对于画画,我不是一个狂热的“迷者”,而只是一个冷静的“观者”。因此见到郑老师,我首先向他承认我是来“打酱油”的。与我在网络上感知的一样,现实中的郑老师很随和,心态开放,可以包容学生们的任何想法。所以,宋庄写生之行,是一次轻松而愉悦的学习之旅。


哈利写生作品之一(横屏欣赏)

    在上郑老师的网络班之前也曾见过别的画家写生。看着他们面对结构复杂的花草树木,几乎就像有神灵相助一般,下笔即成型,很快就写生出一幅像模像样的作品,而自己却不得其门而入,一笔都画不成,这让我一度深信:写生创作百分百有赖于天分,而自己就是那个毫无绘画天分的人。

    促使我决定参加郑老师写生面授班的主要原因,一是那几天正好出差在北京,工作之余可以偷点闲空;深层的原因则是源于内心对自然的爱,对花花草草的痴迷。虽然自己不会写生,但每次出门,看见路边绽放的花朵,甚至是不起眼的小草,总会驻足欣赏,自然和生命的神奇令我满心欢喜。我想,到了郑老师这里,即便自己不画,看看花花草草,看看老师和同学们如何画,也是一种享受吧。在网络班的学习中,郑老师倡导的“记忆式写生”理念深得我心。他说写生不仅仅是植物图谱式的记录,而是为写生对象找到最美的那个状态,为此要一毫米一毫米地推敲,不要学那种看似潇洒的“一笔成”造型方式,甚至在初学时就用水笔或者毛笔直接写生。后来我才理解到,对于初学者来说,用铅笔就是给自己“试错”的机会,一点一点行笔,就是在反复的尝试中才能找到写生对象最生动最美的造型。受到这种理念的启发和鼓励,我开始大胆迈出了第一步。甚至勇敢地加入了提高班的写生打卡群,和许多有着丰富写生经验的同学一起训练,从一片叶子开始,到花朵,到禽鸟……逐渐对写生有了最基本的认识。

    然而,学习写生注定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需要通过大量的训练达到手感的熟练。在宋庄,我仍然没有画出来什么像样的东西,但通过几天的学习,几位老师不厌其烦的讲解、示范,使我加深了对写生的理解,在以后的学习中,如能好好地消化吸收,定受益匪浅。

   写生首先要观察。罗丹说:“生活中从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人人都会看,却未必会观察。为什么自己眼中的花草只是一株植物或者一个轮廓,而在老师们的眼里却是那么美,有着丰富的细节。这大概源于内在的情感和思想吧。因为写生,归根结底是写心、写意。只有把眼前的花草当作一个可以与你对话的生命,当你看到它内在的生命律动和节奏时,写生对象才能浮现出它独特的美。在各种先锋、抽象画派把“写实”视为落后的风潮中,江宏伟老师却坦诚他的创作从未能脱离客观自然物象,他执著地在写生的基础上进行创作,这其中包含的不仅仅是绘画手法的差异,更是一种艺术观和生命观。他认为通过发现自然的美和感受自然的真,对物象进行观察和取舍,“神与物游”,这样的创作使平凡的花草具有了永恒的生命。这也是我喜欢他的画面的原因,观者可以和画家一起感受到一种时间的延长,一种存在的丰盈。然而心手相应是何其难!在写生实践中,自己常常观察不够细致,发现不了那么多细节,或是手头的笔根本表现不出看到的细节。花朵边缘的褶皱,叶片的转折起伏,植株开枝散叶处的结构……老师们一遍遍示范,而自己只能用心感受着,笨拙地一点一点练习。

    其次是用笔和用线。老师总说铅笔要当毛笔用,我一开始其实并不理解。我知道毛笔需要学习怎么使用,因为要控制柔软的笔头有难度。但是铅笔,不是从儿时就开始用么?还需要学习怎么用吗?然而经过写生,又重新认识了这种文具。习以为常的用笔方式是完全不行的,铅笔在宣纸上要画出有质量的线条,用笔的轻重、深浅、疾徐都极为讲究。我注意到老师的笔在纸上运行时,落笔沉稳,行笔熨贴,虚实有致,缓慢而细致地前行。一边观察、推敲对象的细微造型,一边找到最合适的线条来表现。与自己在家练习时那种轻飘、油滑或者粗笨的线真是有天壤之别。我几乎迷上了老师的笔在纸上发出的“沙沙”声,特别有质感,仿佛是一首动听的乐曲,富有韵律和节奏。但我心里清楚,这种用线的手感需要经过大量的写生练习和实践才可能获得。就像白描一样,练得多了,可能会产生“肌肉记忆”,下笔就会有感觉吧。有了这个方向,我不再为不能短时间内写生出一幅作品而焦虑了,我开始享受像只蜗牛一样半天只画几片叶子,感受自己手中的笔渐渐地真正属于自己,可以控制并且引领它奔向自己向往的美。

    从一根线到两根线,从一朵花到两朵花,线条或物像之间就会发生关系,这时候就会产生最简单的构图欲望——我该如何摆放这朵花?我该让这根枝条走向哪儿?线条与线条之间如何穿插?虽然郑老师在网络课上专门给我们讲了构图知识,但纸上谈兵并没有很深刻的认识,只有在写生时,才感受到 “书到用时方恨少”。“取形九势”的构图理论也有所了解,然而理论如何指导实践,实在是一片茫然。初学者要么只会画几个散乱的局部,使得画面散漫无从收拾;要么凭着脑海中并未理解透的概念图式来“编”细节,其结果是僵硬、不自然,失去了现场写生的意义。我想起郑老师说的“顺势”“抱团”,李朝阳老师说的“随形就势”,这些不仅仅对造型适用,对于构图也是极为有用的法则,值得我们细细琢磨。我想写生的意义,应在尊重客观物象自然特性的基础上去再去彰显、强调其独特的美。学习经典构图或者主观加工固然重要,但不能脱离实际生编硬造。最好在不违背基本画理的基础上找到写生对象内含的“势”,并倾注进画家的思想感情,营造出新鲜而生动的画面。我认为对于初学者,不要过早地追求画出完整的构图,如果能吃透画理,并且在写生实践中不断印证这些理论,不断领悟前人是如何发现那些规律的,可能更为重要。

哈利写生之二

    离开宋庄时,我在朋友圈写到:写生是一场修行。在那短短的几天里,要忍耐着炎热的天气和蚊虫的叮咬,像一个修道者一样“静坐”,从一花一叶中体悟到生命,这的确像一种宗教。更有感于郑老师以及他的几位师兄弟(妹)——几位和他一样真诚热爱中国画,不浮躁,只凭自己的踏实努力在当今画坛上崭露头角的青年画家。他们尊重传统,师法宋元,精于笔墨,却能够不囿于古人的框架,以现代人的视角审视人与自然的关系,重新安置花草湖石禽鸟。或在传统题材中融入现代元素;或在古人的基础上扩大意境内涵;或把传统题材打碎重组,根据当代设计理论构建画面,使山水花鸟从精致的古画中走出,获得新的生命。每一个学工笔的人,几乎都喜欢宋画,喜欢它的精微含蓄和弥漫其中的静谧气息,但是自然对于我们,与之对于宋人,其意义并不一样了。如何找到与古人不一样的方式来表达自然在当代人生活中的价值和境遇,是当代工笔画绕不开的课题。我真诚地祝愿这几位画家老师能继续“修行”,持续探索,成为未来中国画坛更瞩目的实力派。

   宋庄归来后面对忙碌的现实生活,难得有空画上几笔,写生方面依然是个“小白”,但我终于敢画了,并且享受这种慢生活。我开始相信,有朝一日可以画出自己心中的美好,虽然还很远很远,但不再是白日梦。这应是我今年学习的最大收获了,感恩。
                                                       
4T班 哈利
2019.7.24

Copyright© 2005-2020 郑路迅书画工作室 www.zgshl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原创内容请勿转载其他网络媒体以及出版、刊印在各种纸媒体上,翻版、盗版必究。版权所有:郑路迅 另: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留言告知,本站将在第一时间进行删除或者标注版权。

闽公网安备 35032202000153号


闽ICP备20008638号-1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识别二维码手机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