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婷 官方网站
苏婷
    在我以前的概念中,创作就是根据自己的感觉“随意拼凑”出一幅看着“顺眼”的画面。对创作还停留在完全感性的认知上面。
    今年跟郑老师系统的学习了创作后我才明白怪不得我创作不出来中国画,哪怕是一副小品,我所以为的看着顺眼的画面完全经不起推敲。今年由于疫情的原因,前半年我有大量的时间跟老师学习理论知识。也正是这些理论知识把我虐的不要不要的。点线面,构成,中国画的构图,造型以及如何写生等等,这些知识点我以前完全没有接触过。自己最大的优势也只不过是可以照着把一幅画画的很像而已。而创作的前提是会写生,如果写生仅仅是照着物体把它画像的话,那对我来说简直太容易了。不用动脑子照着画真的是一件本能的惯性而已。而中国画的写生是在客观物象的基础上主观处理。而如何去主观处理则是有一套很系统的理论知识的。
    脑子里有了那些讲究的东西,概念后我就经常遛娃的功夫在小区里看那些花花草草,不得不佩服中国人的智慧,真的是从一片叶子,一朵花开始主观处理的。也就是说你照着这朵花去画,画完后又不是这朵花,但又是这朵花。它的物理特性没变,但它的组织关系可能已经在你画面中被改掉了。而该变它的前提是那些讲究的“理论知识”。 
    从一开始的虐到有时候睡不着觉,半夜醒来课件翻出来再琢磨琢磨,到后面的大量的思考跟练习。慢慢的竟然开窍了。有时候交的作业也让老师很惊讶,老师也说我基础班去写生也还不行呢,今年一下子就不一样了。 
    一开始希望上了提高班能创作出哪怕一两幅小品就很开心了,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好几个稿子没来得及画出来呢。有了绘画理论的指导就有了方向性,以后继续打发这美好的时光.